站内搜索

本次搜索找到结果 4 条

虚拟人物A:“同学,W3C了解一下?”

我:“嗷,是那个Web标准化组织吗?这个组织里的人每天都做什么?平时写不写bug呀?”

你第一次看到W3C这个词的时候,内心是不是秒演上面这段戏?别慌,我们都一样~

直到4月份一个瘦瘦高高的小哥哥来访我数字公司,我才了解这个“神秘”的组织。这个小哥哥叫薛富侨,是W3C中国的北航总部团队成员。他的演讲解答了我心中的很多疑惑,并激发了我加入W3C工作组的兴趣。一周前小编加入Web性能工作组。想了解小编如何参加W3C工作组可以直接跳到最后一节查看~

原文:http://www.zhengqingxin.com/post/cds.html

Progressive Web Apps

今年如果你关注过 Chrome 开发团队的话,那一定或多或少的会听到过 Progressive Web Apps(PWA),实际上,今年 Chrome 团队可谓是 倾尽全力的推广 PWA,从上半年的 Google IO 大会关于 各类有关 PWA 的 9 个专题,直到今天刚刚结束的,基本是 PWA 推广大会的 CDS,可见随着 PWA 技术的成熟以及浏览器的支持度提高,不久必将会迎来一次爆发。如果你目前还不了解什么是 PWA ,请去 这里 自行补脑,这里我简单来说,PWA 就是能够提供类似像 Navive App 一样体验的 Web App。它主要有几个特点:

  • 可以添加到桌面,文艺点说就是具有可安装性
  • 离线能力
  • 消息推送
  • 安全
  • 响应式

博主凑热闹,最近把博客添加了离线和添加到主屏幕功能,如果你的手机支持(安卓手机新版 Chrome,目前苹果还不支持),当然,或者是 PC 端的 Chrome,欢迎体验。

好了,废话不多说,这次大会在 youtube 上实时更新,我趁热挑选了自己感兴趣的几个主题,整理了主要内容,由于时间比较短,有些内容只是知道了概念(甚至有些只知道了个新名词),如果不对,欢迎大家留言指正,我后面也会陆续更新。

原文:https://www.h5jun.com/post/when-tragedy-or-disappointment-strike-know-that-you-have-the-ability-to-get-through-absolutely-anything.html

原文链接: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sheryl-sandberg-berkeley-commencement-speech-2016-5

推荐国内最好的在线翻译平台 众成翻译

以下是谢丽尔·桑德伯格在加州伯克利大学2016年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感谢玛丽,感谢各位尊敬的老师们、骄傲的父母、忠诚的朋友和各位同仁。

祝贺你们所有人,尤其是2016届伯克利毕业生们!

很荣幸能站在伯克利大学,这所学校培养了许多诺贝尔奖得主、图灵奖得主、宇航员、国会议员、奥运冠军……其中很多人都是女性!

伯克利始终走在时代的前沿。在20世纪60年代,从这里发起言论自由运动。回顾那个年代,当时的人们都留着长头发,雌雄莫辨。不过现在我们能区分了 —— manbuns(一种男式小发髻,丸子头)。

很早之前伯克利的大门就对所有人开放了。早在1873年这所大学刚建成时,这所学校就接收了167名男生和222名女生。而我的母校在90年之后才有了第一位女性毕业生。

有一位来这所学校进修的女性名叫罗瑟琳·努斯。罗瑟琳成年之前在布鲁克林公寓擦地为生。为了补贴家用她父母让她高中毕业之后便辍学。在其中一位老师的坚持下,她最终被送回学校。到了1937年,她坐在你们今天坐的位置,得到了伯克利大学的学位。罗瑟琳是我的祖母。她对我而言是巨大的鼓舞,而我今天仍然要感谢伯克利大学激发了她的潜能。我想花一点时间向在座的许多人表示特别的祝贺,你们是你们家庭中的第一代大学生,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啊。

原文:https://www.h5jun.com/post/my-positive-experience-as-a-woman-in-tech

推荐国内最好的在线翻译平台 众成翻译

原文链接:http://lea.verou.me/2015/12/my-positive-experience-as-a-woman-in-tech/

虽说身为女性吐槽在技术圈里遇到的性别歧视之类话题能吸引更多的关注度,但是,如果没有人写点正能量的故事,过分消极的画风就会让越来越多的女性远离技术工作。

如果我一开始就被人告知技术领域存在性别歧视,那我很可能会选择别的职业,毕竟我们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打败成见。而对我来说幸运的是,在我从事喜爱的编程工作很长一段时间里,从来没有听说过性别歧视这回事儿。

我的事业至今为止带给我的只有快乐。的确,有的女性经历了许多不愉快的事,我们没法忽视这些问题,甚至遭受性别歧视有可能才是这个行业里面的大多数女性的真实现状。但是,正如任何问题都有两面性,也有许多像我一样的女性有着非常正能量的职业经历,我们总是被尊重而非歧视。这一面的积极的故事也应该被讲述出来,我们不能由于害怕被其他女性同胞认为我们自满、不努力争取更多的平等,结果刻意隐瞒这些经历。